• 三十如花

    城市,单身公寓的阳台上,轻纱飞舞,秋日午后的阳光。摇椅,一本书散落在脚边,美女已经睡着了。 手机响了。婚礼进行曲的调子,把她惊醒。看表,惊讶,于是赶紧洗脸抹粉。 镜头:街头,气定情…

    6天前 0 0 5
  • 孤独是开在心上冷艳的花

    夏季的夜晚.不满14岁的女孩米克悄悄溜进别人家的院子,坐在黑暗中倾听那些美妙的音乐。小镇的富人区家家户户都有收音机,所有的窗子都是打开的,她能听得一清二楚。她知道哪家的收音机里有她…

    6天前 0 0 7
  • 主男厨房之二:鲶鱼

    有奖竞猜:衢州市场上的鲶鱼,多少钱一斤? 说到鲶鱼,立刻有人想到了烂柯山下著名的“鲶鱼烧黄瓜”,那叫人咂舌怀想的悠长滋味。于是一桌人都猜,有说30,有说50,有说最少也要20元一斤…

    6天前 0 0 3
  • “没事,他会轻功!”

    一切皆有可能。平时细心如我,惟一一次不随身带钥匙,结果状况就发生了。傍晚我们抱着朵朵去江边散步,回来时到门前一摸口袋,糟了!钥匙没带。所有人都没带,都扔在屋里了。 打110,找了个…

    6天前 0 0 5
  • 老余的解放鞋

    老余活到五十七,第一次进省城。这次进城是有面子的。他画了三十多年画,这次和村民一起,进省城办画展。这一下,老余再不怕老婆说“画画浪费纸墨、不务正业”了,他的腰板也挺直很多。 老婆还…

    6天前 0 0 3
  • 打工的日子

    如果我不告诉你,你不会知道这是一个工厂。两扇铁门全部布满了锈斑,像腐烂的空心树桩,大概几年都没有人动它一下了,也许明天刮一场大风就能把它吹倒。厂子里面有三排平房,中间是烂泥地,春天…

    6天前 0 0 4
  • 流年时光

    20岁的时候,他暗恋上一个女子。 那女子生得极美,肌肤若玉,乌发如瀑,莺语妖嗔,一举手一转身,无不透出她的可爱。 而他,只傻傻地,用目光追逐她的背影,甚而,只要目光里有她,他的心就…

    6天前 0 0 5
  • 妈妈的馄饨店

    我从妈妈手上接过了馄饨担子。妈妈老了,她今年80岁,眼睛已经看不见了。可她还是经常和我们说,要用心去做馄饨。我晓得,妈妈的馄饨店,已经是很多人记挂的一个地方,很多人都是吃着她的馄饨…

    6天前 0 0 4
  • 屋顶上的骑兵

    屋是江南粉墙黛瓦的屋。顶是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的瓦顶。骑兵是一只猫。黄昏时我看到一只猫从一幢屋的瓦背上跳到另一幢屋的瓦背上,轻捷地踏瓦而过,瞬间消逝在远处的溶溶暮色里。    猫在屋顶…

    6天前 0 0 5
  • 宛如鱼尾

    对于一条鱼来说,鱼尾这千娇百媚的一段曲线,是最富生机和活力的部位。用它悠游巡弋,用它回首顾盼,走或者留,鱼用尾写出柔肠百转的情诗。 情何以堪!如果烧一碗鱼,却要把鱼尾丢弃。最蹩脚的…

    6天前 0 0 5
  • 点击查看更多

联系我们

137-1916-4542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lanin957@163.com

特别说明:如内容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下架删除,谢谢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