抒情散文

  • 【乡村记忆】村风,乡村文明的积淀

    乡村虽然是朴素的,但是那绿绿的麦田,那清清的河水,牛羊踏过的小桥,爬满院墙的牵牛花,在树梢上摇曳的鸟巢,就像一幅水墨画,把乡村融入了一种和谐、令人向往的境界。 周末的一个上午,我骑…

    4天前 0 0 18
  • 你是我的青梅竹马

    2008年,我认识了你。我们也算是半个青梅竹马了吧,还记得那年我们才8岁啊!2008年确实发生了很多大事,汶川地震,北京奥运会。 那年我搬家了,你便成为了我的邻居,我们年龄相仿,又…

    2020年5月22日 0 0 29
  • 已然远去,却在梦里

    ——《静待一人,牧而远去》续写 已经不记得多久没联系了,仿佛初见就在昨日。我知道未来漫长的余生我们都不会再有交集了,或许在另外一个平行时空中我可以继续喜欢你,为你写的这些文章,你可…

    2020年5月22日 0 0 20
  • 因为我爱你和你没关系

    也许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遇到一个楚天阔,他喜欢你,但可能不是真的爱你。 我已经记不清多年前与你相遇的场景了,香樟树在夏风中摇曳,你与我在尘埃中擦肩而过。记忆中的你总爱笑,有时也爱装出…

    2020年4月23日 0 0 85
  • 香飘老家的羊肉汤

    亲情是一棵老树, 不论枝丫多么繁茂,伸得多远,根都是连在一起的。 侄子马啸在部队服役十二年,元旦结束了军旅生涯,从新疆乌鲁木齐市回家探亲。家中的兄弟们今天接风,明天请客,天天有人请…

    2020年4月23日 0 0 46
  • 我的舅舅侯贺礼

    当地里的麦子一片蜡黄、麦浪滚滚之时,四舅将他一本厚厚的有些发旧的黄皮笔记本交给我。他已八十三岁高龄,坚持用七言诗的形式,押韵有仄,朗朗上口,记录他的一生经历,题目就叫《我的多半生》…

    2020年4月12日 0 0 33
  • 春风,叩响了春的旋律

    当腊梅的花瓣还挂在干枯的树枝上,迎春花已开始绽放,河边的杨柳把河水梳理的波光潋滟,一阵阵南风就把暖暖春意送到人们的脸上。春风轻叩季节的音符,春天来了。 春天轻轻的走来, 虽然是乍暖…

    2020年4月12日 0 0 48
  • 冬应无雪

    十八年前,我十二岁,姨娘二十二岁;如今,我长得很大很大了,姨娘却再没有长大或变老。她已经睡在一片荒草下,逐渐成为泥土的一部分。 我是姨娘最亲最疼的人,我知道。 冬天里,冷风在屋外肆…

    2020年4月9日 0 0 52
  • 冷香爱情

    好多年了吧,那时我正爱着那个家伙。有一天,我告诉他:对于冬天,硬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理由,我只喜欢早晨。我说:打开门,天地一片洁白素净,沿着逶迤的小路,踩上两串浅浅的脚印,走向一片疏…

    2020年4月9日 0 0 39
  • “蛤蟆含蛋”里的父子情

    九岁那年,我拿了年级第一名,父亲骑着凤凰牌老式自行车,头次带我去普明镇上赶集。 故乡岚县王狮村,距离普明镇上有十五里路程,全是坑洼不平的沙子土路。父亲有力地踩着脚踏板,我坐在后面抱…

    2020年4月9日 0 0 43